Uncategorized @zh

热闹中的萧条——写在“Live Earth”上海站演唱会后

上海Live Earth音乐会并不成功。 李思齐和刘力源解释为什么他们仍然对音乐会保持热忱。
中文

轰轰烈烈的“Live Earth”音乐会终于在前不久落下了幕。从场面来看,全球8个地区轮流上演,可谓盛况空前。但是不管怎么粉饰,上海站毫无疑问是这场热闹的乐章里面最为萧条的一节。昂贵的票价,狭窄的场地,混乱的组织,还有寒酸的阵容是上海站演唱会最被人诟病的四个方面。

仅仅能容纳不到两千人的会场甚至还没有坐满,仅有的观众们中途还被突然从天而降的大雨赶走了将近一半。在本站唯一可以算得上是超级巨星的莎拉布莱曼演唱的时候,音响设备竟然问题,从而迫使她不得不等音响弄好之后再重新登台。以上种种,即使是用最普通的标准来衡量,也不能算是一次很成功的演唱会。更不必说做为 一个规模和场面如此宏大,主题如此深刻的演唱会中间的重要一环了。

跟国外的情况的对比则更加鲜明的显出了我们的冷清,伦敦的现场观众超过9万人,悉尼超过11万人,美国超过7万人,而南美洲的巴西里约热内卢站甚至因为预计的观众太多,警力不足而面临被迫取消的危险。我们13亿人口的大国,2000万人口的大上海,出席音乐会的不到2000人,实在不是一个“汗颜”可以形容的。

冷清之外,原来主办方的一些良好的设想也打了水漂。尽管主办方号召观众尽量搭乘公共交通工具,但是在大雨的天气,演唱会场外的道路两旁仍停满自驾车。当记者问一个学生模样的观众是否响应了主办方的号召,搭乘公共交通工具前来观演时,这位观众面露难色,直言选择了搭乘私家车而来。虽然主办方名志愿者帮助观众往分类垃圾桶丢垃圾,演唱会结束之后的现场仍然很狼藉。我们甚至怀疑,虽然演唱会的初衷是利用明星的人气来号召人们关注,但是现场的观众究竟有多少在明星之外格外注意到了晚会的主题。


八大圣地的环球接力意味着环境问题是一个需要全球民众来共同面对和解决的问题,每一个人都无法逃避。上海站作为活动的主要场地之一,也表明了中国必须在这样的一个问题上加入全球的游戏。但是上海站无疑是这次活动最不成功,演出阵容最薄弱,各项准备最不完善的一站。记得在前期的媒体宣传阶段,有媒体称,上海站的演出将会是世界认识中国的窗口。那么现在来看,这样的一个窗口,透露出来的仅仅只是民众对于环境保护的惊人淡漠。

但是无论如何,我们也应该对于活动的主办方表现出应有的善意。因为虽然大型的慈善音乐会本身在西方已经相当成熟和完备。比如1985年救济非洲难民的Live Aid演唱会,2001年帮助受害家庭的纽约演唱会,以及2005年呼吁减免贫困国家债务的Live8演唱会,在音乐大环境以及音乐的消费习惯上,已经驾轻就熟。但是类似的活动在国内虽然并非绝无仅有,但也实在少得可怜。能在中国举办这样的一场演唱会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它让我们看到了一场大型的慈善演唱会毕竟和层出不穷的商演有一些本质的区别——那就是前者有一个宏大崇高的目标,并且自身就以身作则,即使这个目标看起来还显得有些遥远。正因为如此,所以我们也可以对于一些不足的地方更多一些体谅。比如Live  Earth在上海无法组织起一个像样的阵容,恐怕也与地方政府报批程序繁琐漫长有关。别的国家演出站早就将一切准备停当,而上海站在5月份还没拿到演出许可证,导致无法及时预订争抢各位大腕档期、也难以赢得足够的筹备和宣传时间。

同时,做为一项公益的活动,有总比没有的效果要好很多。我们无法也不可能因为活动不如预想的那么成功而一概抹煞。总的来说,还是有一些亮点。比如票价虽然昂贵,但是至少有一半是以赠送的形式发放的。比如所有出场的明星们,都在努力的宣传着演唱会的主题。大部分演员在选歌时都尽量与环保这一主题呼应起来,在演唱第二首歌《暴殄天物》时,陈弈迅这样介绍:“今天是一个开始,希望大家以后可以好好爱护这么好的地球。暴殄天物的事情我们每天都在做,希望以后可以少一点。”会中也用杨澜与小女孩的对话来号召人们用“使用节能灯泡”,“搭乘公共交通工具”,“控制空调温度”等居家小方法节能,并播放许多精心制作且创意十足的环保短片来提醒人们节约水等资源。比如为了照顾身处黄梅天气的上海观众,主办方还特意准备了可回收的一次性塑料雨披,在进入地铁站时绝大多数观众都选择了把一次性雨披投到垃圾箱,而不是随意搁放。比如比起一般演唱会,这场以环保为主题的演唱会并未见到大面积的荧光棒、荧光板等道具,大多数观众都是以挥手呐喊的方式来迎合现场的气氛。

在所有的亮点当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前来观看的现场观众以二三十岁的大学生和公司白领为主,那么至少这个给我们传递了一个清晰的信号,就是中国的年轻一代已经开始关注环境问题。这一代人正在成为中国社会发展的中坚力量,他们的积极参与让我们坚信中国的环保事业大有希望。

因此,对于中国的环境保护事业的前景,我们仍然可以乐观一点,更乐观一点。笔者曾跟一个朋友笑言,环保工作一定要乐观的人来做,因为他们会相信现状是可以改善的,所以才会不惜付出努力。那么,从乐观的角度来考虑的话,上海站的萧条终究不是一件坏事,他至少让我们知道,在这个古老的大陆上,要实现民众环保意识 的普遍觉醒,还有很多的工作可以做,而我们也正逢其时。

 

李思齐,中外对话副总编助理(北京)

刘力源,《文汇报》实习记者